欢迎来到申博太阳城发艺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魅力无限 飘逸光鲜 只有你想不到的发型 没有不适合你的款式 美丽无需预期
中国汽车全靠外国设计? 《华尔街日报》需要记住这些设计师的名字
DATE: 2019-02-07

  这篇文章称,过去以“车丑价低而著称”的中国车企,近年相继从国外车企高薪挖走著名设计师,从而让中国汽车设计得到了“改观”。

  有意思的是,《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报道中只提到了一些外国设计师名字,如宾利的大卫·希尔顿,沃尔沃、福特的彼得·霍伯里,宝马、马自达的凯文·赖斯劳斯莱斯首席设计师贾尔斯•泰勒等,却没有出现任何中国设计师的踪迹。在该报看来,中国汽车设计的“改观”仿佛全然是外国设计师指导下的结果。

  那么,过去的中国汽车真的如《华尔街日报》说的那般“丑陋”,需要依靠外国顶级设计师来改变汽车设计吗?

  诚然,来自国外优秀设计师的丰富经验,为国内汽车设计增添了不少助力。然而,最能了解中国车主消费需求的,只可能是来自中国的设计师。

  在中国市场,消费者对于“颜值”的重视程度无需多言。近年来,自主品牌汽车走上了蓬勃发展之路,除了吉利、长城和长安外,上汽集团和广汽集团自主品牌的崛起也非常迅速。这其中,就有来自中国汽车设计师的耕耘。

  1976年出生的邵景峰从吉林工业大学毕业起就任职于上海大众,2003年起在德国大众沃尔夫斯堡总部进行全过程汽车设计培训。在上海大众期间,邵景峰设计了多款日后热销的车型,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日后在国内轿车市场叱咤风云的朗逸。

  第一代朗逸于2008年正式上市,其原型为同样由邵景峰设计的上海大众NEEZA概念车。

  作为合资企业出品的一款国产车型,尽管被戏称为“德原朗”,但朗逸的销量数据不会说谎。自第一代车型上市以来,朗逸的累计销量超过350万辆,在国内市场打败了诸多号称“原汁原味”引进的合资车型,成为年轻消费群体和实用主义者的新宠儿。

  凭借朗逸的一炮而红,邵景峰在上海大众可谓风光无限,但出于对上汽集团发展自主品牌汽车的考量,2011年起,邵景峰开始担任上汽集团乘用车公司技术中心设计部总监,试图重振在国内市场不温不火的荣威和名爵品牌。

  2015年11月,由邵景峰团队设计的荣威“VISION-R律动概念车”在广州车展亮相,并正式发布荣威全新一代“律动设计”理念。这一理念也奠定了日后上汽乘用车品牌的设计基础。

  而日后那款月销近2万辆的荣威RX5,也正是出自邵景峰团队手笔。2016年4月,邵景峰设计的互联网汽车荣威RX5在北京车展上发布,并于同年7月正式上市。这款车型的造型一改过去由荣威W5硬派SUV形成的固有印象,迅速成为了上汽乘用车最走量的车型。

  基于荣威RX5的成功,当今的荣威名爵能够在竞争激烈的自主品牌市场拥有一席之地,邵景峰引领的“律动设计”功不可没。

  与邵景峰相比,现任广汽研究院副院长的张帆近年显得比较低调。但他的履历同样不简单。年仅28岁的张帆已经成为了梅赛德斯-奔驰的研发中心主设计师。

  在奔驰期间,张帆参与了多个车型的设计,包括A级、C级、E级、GLK级、CL级等多数奔驰及smart的设计项目。

  同样是在2011年,当他在奔驰一帆风顺的时候,张帆出人意料地回国加盟还处于起步阶段的广汽传祺。

  中国汽车市场发展势头让张帆看到了自主品牌的强大潜力,而这不是奔驰的高薪能够满足他的。

  加盟广汽后,张帆担任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在他的团队的努力下,广汽传祺的产品形成了独特的凌云翼”家族设计风格。

  拥有家族化车型设计,对于广汽传祺铺设产品线年,广汽传祺的年销量达到53.5万辆,覆盖多个细分市场,实现了轿车、SUV、MPV“三开花”。除了最走量的传祺GS4外,另一款七座SUV传祺GS8上市第一年就实现了超过10万辆的销量目标,成为国内中型SUV中最接近丰田汉兰达的存在。

  汽车产业作为重工业,长期以来被认为同女性无缘。但随着时代的进步,女性也开始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女性汽车人。

  事实上,在设计领域,女性汽车设计师常能以其独到的理念为汽车设计翻开新篇章。包括在中国,女性汽车设计师正逐渐崭露头角。

  作为汽车设计师,乌琳高娃创下了中国汽车女设计师的数个第一:2003年,她受聘于奔驰技术中心前景设计部,成为奔驰历史上第一位中国女设计师;2008年,她成为第一个就职于意大利乔治亚罗汽车设计公司的中国女设计师。回国后,2010年,她加盟北汽研究院,成为造型部高级主任设计师。2011年,又被任命为通用汽车中国公司前瞻设计中心设计总监。

  “汽车设计师不光是做造型美工,还得是半个工程师和市场分析师。”作为设计师的乌琳高娃对于这一行有着深入而独到的理解。

  和中国汽车工业一样,中国汽车设计并不是一个短期的爆发式崛起过程,而是源自一种历史的传承。

  作为中国高端汽车的代表,即便不是汽车爱好者,也大都听说过红旗这个名字。在刘经传、吕彦斌、程正、贾延良等老一辈设计师的奋斗下,红旗汽车成为新中国汽车工业起步最重要的象征之一。

  尽管红旗汽车日后未能成为一款平民化的轿车,但通过对中国自主品牌汽车设计的摸索,老一辈设计师们不仅为日后的中国汽车设计奠定基础,也影响了后世年轻设计师的选择。

  进入21世纪,同样拥有“留洋”背景的邵景峰和张帆并没有满足在海外车企或合资企业的优厚待遇,而是以更加长远的眼光看到了自主品牌汽车的发展前景,并将自己的学识与才智用于国产汽车的“弯道超车”。

  许多中国汽车设计的有识之士都认为,自主品牌必须坚持正向研发,自主设计。用张帆的话来说:“原创设计能够带来民族自豪感”。

  过去的一些国内车企在起步阶段以模仿海外经典车型设计作为立身之本,虽然在短期内能够占据一定市场份额,但长远来看对于品牌价值百利无一害,并直接反噬销量。

  此前张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特色的设计不能只着眼过去,更要着眼于未来。邵景峰、张帆们均为70后,他们的年龄优势使得中国设计师们更能够理解年轻人的消费,牢牢把握这一未来主力消费群体的选择方向。

  目前,国内主要整车企业大都认识到挖掘年轻设计人才的重要性。吉利、奇瑞、上汽、广汽等车企也各自举办了汽车设计大赛,吸引许多来自高校的汽车设计爱好者参赛,并从中发掘了众多未来的设计之星。例如,上汽集团每年开展的“荣威MG杯”国际大学生汽车设计挑战赛,就得到了邵景峰及其团队积极推动。

  毋庸置疑,中国汽车设计的未来将掌握在这批可能还被我们称为“孩子”的年轻人手中。而诸如《华尔街日报》外媒在撰稿“阔论”中国汽车设计之前,却连现有中国设计师的名字与事迹都不甚了解。不知当是无奈还是庆幸。

      申博,申博sunbet,申博太阳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