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申博太阳城发艺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魅力无限 飘逸光鲜 只有你想不到的发型 没有不适合你的款式 美丽无需预期
中国设计师图鉴19 李楠:设计是我人生里的一场奇遇
DATE: 2019-01-28

  新浪家居新闻中心设计中国设计师图鉴19 李楠:设计,是我人生里的一场奇遇

  李楠,室内设计圈有名的美女设计师,曾受邀参加东方卫视《梦想改造家》节目录制,成功将38平米破旧老房打造成三房两厅充满诗情画意的“豪宅”。

  她很美,符合你对“设计师”的想象;她是学霸,超出你对“设计师”的想象。作为一个阴差阳错撞到“设计”这条船的设计师,她的一半人生都与设计为伍。她在设计路上历经磨难,却仍然希望做一个“永不退休的设计师”。

  2019年1月19日,李楠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句话。有设计圈好友留言:“你想吃苦历经磨难,恭喜你已经在这条路上了。”李楠回复曰:“哪有人生没有苦?不是‘我想’,我们都在路上。”

  多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李楠第一次独立接手公司的一个新项目,她和公司同事一起去位于张江的工地。同事办完事问她一起走吗,她想自己的工作还没完,倔强地留下了。等她交完底,天已经黑了。那时的张江一片荒芜,交通也不似如今这样发达、便利,李楠打不到车,即便有车也舍不得几百块钱的车费,最后孤身一人,在极度恐慌的状态下,走了三个半小时夜路才搭到回家的公交车。

  直到现在,李楠对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是她走出象牙塔上的第一堂设计课。“那次经历,给了我自己一个认证,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称职的设计师。”

  作家罗曼罗兰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设计占据了李楠的一半人生,在设计这条路上,她经历了无数次“张江历险记”,把室内设计的真相看得透透彻彻,却仍然说:“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人生,就是在八九十岁时,思维尚清晰,身体尚康健,能允许我一年做上一两个项目,带两个有悟性的徒弟,每天思考一些方案,画画图。”设计,被她视为人生中的一场奇遇,她庆幸自己是一名设计师。

  在上大学前,李楠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设计师。她从小学习成绩好,一路从重点小学、重点初中,升到重点高中,是如假包换的“学霸级”人物。相较于很多走艺考路线踏上设计生涯的设计师来说,她算“半路杀出来的”。机缘巧合下,她去读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环境艺术专业,从此与设计结下了不解之缘。

  大学毕业到上海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又远赴欧洲,到伦敦艺术大学深造,获得伦敦艺术大学切尔西学院室内与空间设计硕士学位。多年的海外求学工作经历,使不同流派不同风格的设计理念在对艺术和卓越的追求中融会贯通,释放和升华。

  在她的设计中,西方先进的设计理念和几何美学与东方的精巧儒雅文化底蕴水乳 交融,互通互辅,使传统与创新、科学与美学、时尚与恒久完美沟通,迸发卓越构思,完成客户重托。巧思相撞,反复推敲,她将最合理最科学的方案呈现给客户,使每个项目成为众望所归的精品,让尊贵的客户能享受到来自全球的前沿设计。

  她认为设计是平衡的艺术,理性与感性,科学与艺术,预算与效果,材质与工艺……把空间环境“做得美”,对设计师来说是简单的,不简单的是功能与美观的完美结合。如果是家,还要加上情感的归属和无与伦比的舒适体验,那将是“超五星宾馆”也换不来的“恋家体验”;如果是商业空间,那就要加上“市场”和“客户”的考量,让空间为你的生意服务,毕竟,即便设计本身获奖无数,如果作为商业空间的核心价值没有实现,也不能称之为成功的作品。

  李楠有不少迷弟迷妹。高颜值当然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但更令人着迷的,是她独特的人格魅力,以及对待设计的态度。有一次,她给年轻设计师培训上课,遇到一个演讲胆怯的男同学,她温柔而坚定地看着他,鼓励其完成设计方案的陈述,最后男同学完成了汇报,她把陪伴她走过南极代表“勇气和梦想”的企鹅送给了那位男同学。

  2018年最后一天,李楠按惯例总结了自己的2018,她的“2018出走篇”引来不少关注,两三天后,一位女粉丝自发为她总结了“2018活动篇”,从一月到十二月,女粉丝把她每个月参加的重要活动图文并茂清晰地罗列了出来,这样的举动,让李楠感动不已。

  如果要做一次“中国最受欢迎室内设计师”评选的话,我想,李楠一定会高票入选。

  李楠:我觉得自己非常平庸,但幸运的是我有一个优势,即我有很强的同理心,是一个非常善解人意、很擅长做平衡的设计师。很多人认为设计师最重要的是才华,我以前也这样认为,后来积累了越来越多项目经验之后,我发现同理心对设计师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你需要不停地在各种两难之中做选择、去平衡。

  设计是服务性很强的工作,它提供的其实是知识服务。设计横跨艺术和科学两大阵营,然而设计师不等同于艺术家,设计师需要倾听委托方的声音,了解项目的背景、难点和痛点,以及委托方的目的,才能真正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比如造价和效果之间、甲方的喜好和设计师的喜好之间、时间精力和工作安排之间等等方面的矛盾,都需要你有一种强大的平衡能力。同理心就是一种感同身受,无论你面对的是一个公共类项目还是一个私人业主家庭,你都需要站在对方的视角去思考问题。

  李楠:我的典型的一天一般是这样的:早上八点半到九点起床,我习惯晚上工作,早上这段时间我会比较放松。我对早餐非常在意,所以我会吃一个非常好的早餐,哪怕出差要赶最早班飞机,我也会腾出好好吃早餐的时间。早餐后如果再有时间,我会锻炼身体,因为我有日常运动的习惯。中午,如果我妈妈在上海的话,我会陪她吃个午餐。然后下午和晚上,全部是我的工作时间,一直工作到上床睡觉为止。个别情况下,需要出差或者见客户汇报的,可能按照这个节奏调整到比较正常的时间。总体来说,我的工作时间不那么循规蹈矩,工作方式非常灵活多变。

  李楠:设计是需要解决问题的,很多的空间职能,不仅要满足人们的生活需求,还必须满足人的精神需求。空间是一个既存放人的身体,也存放灵魂的地方。比如说酒店,一星级酒店达到安全标准就可以了,二星级酒店还要保证卫生,三星级酒店要考虑舒适层面,四星就应该有点奢侈了,而五星级酒店应该有点超越需求的功能,其实就是要愉悦人的精神。所以五星级酒店的标准,已经不完全停留在让你觉得舒适、安全、衣食无忧的层面,还应该考虑酒店有没有承载当地的文化,让你在入住期间,除了得到身体上的满足,精神上是否也能得到满足。所以我觉得空间不仅仅是一个身体的容器,同时也是一个精神收纳的场所。

  这是一对海归夫妻的住所,买进的时候是二手房,房屋结构不合理,104平的空间有三分之一常年空置,且毫无“家”的气息。改造后,设计师将原本的三房两厅两卫户型依照人口结构度身定制成为一房两厅两卫,朝北的空间被重新归纳成为“家庭社交中心”,集餐厅,书房,茶室,客房,健身,瑜伽,琴房,儿童房于一身,其他空间也被更为合理地利用。“空间是定制的,风格也是定制的,不为空间所累,也不为风格而风格,一切只为他们走遍千山万水,住尽最顶级的奢华酒店,回来的那一句:真的还是自己家最舒服…”

  李楠:从来没有想过会成为一名设计师。我小时候是学霸,从小到大一直都是重点小学、重点初中、重点高中,是一路奔着比较循规蹈矩的路线去的,但是机缘巧合之下,我去读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环境艺术设计专业,所以学设计对我来说是个“意外”,后来才知道这是我人生中“最美丽的意外”。我的家庭环境和艺术、设计没有任何关系,是误打误撞上了设计这条“贼船”,但是撞得很开心,内心非常欣喜,不是一开始就欣喜,而是做了一段时间之后才觉得自己很幸运,竟然有幸当年阴差阳错地有了这样一个切入设计这个行业的机会。

  李楠:大学毕业后我到上海工作,去了一家大型装饰工程公司,当时第一个独立操作的项目是张江软件园的展厅,1200个平方。这个项目对我来讲最大的挑战不是设计本身,而是打破所谓“女设计师”的魔咒。当时我是公司里唯一一个女性设计师,做设计的女性本来就不多,公共类项目就更少,所以这个项目令我记忆犹新。

  那会儿正好是三伏天大中午跑工地,工地上都是做土建的工人,我穿着裙子,戴着安全帽,一边肩膀背着包,一边胳膊夹着图纸,要穿过一排工棚。靠墙有一排水龙头,那时工地也都还没有装空调,中午的时候工人就穿着大短裤在那儿洗澡冲凉,一盆一盆的水从头浇到脚,短裤就紧紧贴在身上。我必须从这条路走过去,象接受检阅一样。当我经过时,那些工人吹着口哨,嘴里说着我不敢听的话,大太阳下,我脑袋里嗡嗡响,浑身是汗,也不知是热的还是吓的。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公司同事带我去的时候,还有点挑衅看热闹的心态,他们一群项目经理大老爷们觉得一个女孩子做什么设计,还非要假模假样的跑工地。他们的事情几句话就说完了,但是我的图纸交底还要很久。他们问我:我们要走了,你走不走?我心想,如果我不走,那就羊入虎口了,很不安全;但是我要走了的话,就真的被他们说中了,我不配做这个职业。我咬咬牙说“我不走,交完底再走”,后来他们就真的先走了。

  当时浦东张江软件园是不通车的,一片荒地,等我交完底之后天都黑了,也叫不到车,我就走路,每隔15分钟给女朋友打个电话,响三声挂掉,表明我是安全的。如果超过20分钟我没打,说明出事了,让她立刻报警。周围没人心里害怕,对面过来个人心里更加害怕。最后在极度恐慌的状态下走了三个半小时才搭到回家的公交车。但是自从那次事件以后,我觉得自己变得更强大了,真正从一个学设计的学生变成一个设计师,总算没辜负这个职业。直到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温度、空气、感受、光线,以及那种恐慌的心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那次经历也给我增添了一双翅膀,让我有了勇气和信念,觉得自己是一个称职的设计师。当然,后来“称职”的标准随着我的成长也在不断提高。

  从事婚纱设计的女主人,家里有着自己的工作室,能够接待客户,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与孩子。整栋居所将工作和生活的空间有机结合,是一个自由职业者理想型的住所,也让女主人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摒弃传统繁复的欧式风格,本案的空间整体简洁大气,细节处精致优雅的欧式线条,丰富了空间的层次和深度。在高雅的白色、金色、灰色大环境基础上融入稍许低饱和度的粉色和蓝色,打造出一个浪漫的梦境。

  新浪家居:在经历了并不愉快的开始之后,您是如何保持自己对于设计的激情的?

  李楠:不是我在保持激情,而是这种激情在为我保驾护航,让我能够一直在设计这条路上走下去。其实设计师并不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职业,能够一直坚持走下去的原因,一定是因为喜欢。我没刻意的保持激情,它一直就在那里。对我来讲,设计师这个职业给了我一个非常名正言顺的理由去感悟多元的人生,体验不同的活法、不同的生活方式。比如你做餐厅,就仿佛开了个餐厅;做医院的时候,就要深入了解医生、病人的特点,就像跟这个行业谈了一次恋爱,我太喜欢这种体验了。

  第二点很重要的是,设计师有一种很特别的成就感,从无到有地创造一个空间,这个空间不是虚无的,它切切实实的存在,大到一个会展中心、机场,小到一个家,你的思考和想法,会直接影响到千千万万的人。你在图纸上多画一根线,多一个台阶,人们就必须上一步或者下一步,他们可能因此受益,有可能因此跌倒,所以设计师都能感受到这个职业的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如果人们因为我的设计而受益,那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

  新浪家居:随着时间、市场或者家庭的变化,您有担心过这种激情会慢慢退却吗?

  李楠:一点都不担心。其实我特别不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吵着要退休,甚至认为人生巅峰就是40岁退休。其他行业我不了解不好评判。但我特别不理解为什么设计师也想退休。40开外,那是一个设计师最好的时候,人生阅历和工作经历的积累都厚积薄发。我能想到的人生最好的状态,就是等我到八、九十岁,身体还算康健,精力还算充沛的情况下,每年还能做一两个项目,每天思考一些方案,画画图,带一两个聪明有悟性的小徒弟去完成项目,造福于人——这是我能想象到的人生最圆满的一种状态。

  新浪家居:作为《梦想改造家》的明星设计师,您用设计帮很多家庭实现了梦想之家。从您的经验来看,家居设计的核心是什么?您如何理解“舒适家居”这样一个概念?

  李楠:舒适是家居设计中最基本的一点,就像健康之于人类的关系一样。我认为舒适家居不仅是体现在生理层面,也包括精神层面的。拿衣服来举例,衣服的功能是保暖遮体,此外在视觉层面带给人的精神享受也是很重要的,给穿衣人带来的社会定位和身份属性同样不可忽视。

  这是一家拥有20年历史的私营地产企业,设计灵感来源于“木石之盟”。设计师在设计过程及不断的思考中,将木、石作为无形的感知,藉由理性思维去认知和把握,让万物运动变化的规律贯穿整个空间,与绵延千年的中国文化相结合,并与当代社会进行有机融合,令宾客进入空间便被自然山石的情境所吸引,俗世喧嚣的心随即安定下来。全案以“寄情山水”的方式贯穿不同功能分区,在万象归一的中国哲学内核的引领下,形成人文气韵流动的办公体验,以设计传达着朴素的东方空间观。

  《中国设计师图鉴》是由新浪家居策划出品、保利管道独家冠名的2018年度大型设计师访谈栏目,由国内外知名设计师在栏目中讲述其设计思想、设计语言,通过设计师的思想碰撞,浓缩设计到生活的过程,找寻舒适家居生活的真谛。

  保利管道希望通过《中国设计师图鉴》系列活动及访谈,与家装设计师们交流舒适家居理念。保利管道通过多年的发展,已经研发打造出了满足大部分用户的全新系列高端家装管路系统,包括同层排水系统、入墙式卫浴排水系统、管路移位系统、分路供水系统、热水循环系统、PPR给水系统等,保利管道期待让每一个用户拥有健康舒适环保的小环境。

  李楠,室内设计圈有名的美女设计师,曾受邀参加东方卫视《梦想改造家》节目录制,成功将38平米破旧老房打造成三房两厅充满诗情画意的“豪宅”。

  她很美,符合你对“设计师”的想象;她是学霸,超出你对“设计师”的想象。作为一个阴差阳错撞到“设计”这条船的设计师,她的一半人生都与设计为伍。她在设计路上历经磨难,却仍然希望做一个“永不退休的设计师”。

  2019年1月19日,李楠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句话。有设计圈好友留言:“你想吃苦历经磨难,恭喜你已经在这条路上了。”李楠回复曰:“哪有人生没有苦?不是‘我想’,我们都在路上。”

  多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李楠第一次独立接手公司的一个新项目,她和公司同事一起去位于张江的工地。同事办完事问她一起走吗,她想自己的工作还没完,倔强地留下了。等她交完底,天已经黑了。那时的张江一片荒芜,交通也不似如今这样发达、便利,李楠打不到车,即便有车也舍不得几百块钱的车费,最后孤身一人,在极度恐慌的状态下,走了三个半小时夜路才搭到回家的公交车。

  直到现在,李楠对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是她走出象牙塔上的第一堂设计课。“那次经历,给了我自己一个认证,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称职的设计师。”

  作家罗曼罗兰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设计占据了李楠的一半人生,在设计这条路上,她经历了无数次“张江历险记”,把室内设计的真相看得透透彻彻,却仍然说:“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人生,就是在八九十岁时,思维尚清晰,身体尚康健,能允许我一年做上一两个项目,带两个有悟性的徒弟,每天思考一些方案,画画图。”设计,被她视为人生中的一场奇遇,她庆幸自己是一名设计师。

  在上大学前,李楠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设计师。她从小学习成绩好,一路从重点小学、重点初中,升到重点高中,是如假包换的“学霸级”人物。相较于很多走艺考路线踏上设计生涯的设计师来说,她算“半路杀出来的”。机缘巧合下,她去读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环境艺术专业,从此与设计结下了不解之缘。

  大学毕业到上海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又远赴欧洲,到伦敦艺术大学深造,获得伦敦艺术大学切尔西学院室内与空间设计硕士学位。多年的海外求学工作经历,使不同流派不同风格的设计理念在对艺术和卓越的追求中融会贯通,释放和升华。

  在她的设计中,西方先进的设计理念和几何美学与东方的精巧儒雅文化底蕴水乳 交融,互通互辅,使传统与创新、科学与美学、时尚与恒久完美沟通,迸发卓越构思,完成客户重托。巧思相撞,反复推敲,她将最合理最科学的方案呈现给客户,使每个项目成为众望所归的精品,让尊贵的客户能享受到来自全球的前沿设计。

  她认为设计是平衡的艺术,理性与感性,科学与艺术,预算与效果,材质与工艺……把空间环境“做得美”,对设计师来说是简单的,不简单的是功能与美观的完美结合。如果是家,还要加上情感的归属和无与伦比的舒适体验,那将是“超五星宾馆”也换不来的“恋家体验”;如果是商业空间,那就要加上“市场”和“客户”的考量,让空间为你的生意服务,毕竟,即便设计本身获奖无数,如果作为商业空间的核心价值没有实现,也不能称之为成功的作品。

  李楠有不少迷弟迷妹。高颜值当然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但更令人着迷的,是她独特的人格魅力,以及对待设计的态度。有一次,她给年轻设计师培训上课,遇到一个演讲胆怯的男同学,她温柔而坚定地看着他,鼓励其完成设计方案的陈述,最后男同学完成了汇报,她把陪伴她走过南极代表“勇气和梦想”的企鹅送给了那位男同学。

  2018年最后一天,李楠按惯例总结了自己的2018,她的“2018出走篇”引来不少关注,两三天后,一位女粉丝自发为她总结了“2018活动篇”,从一月到十二月,女粉丝把她每个月参加的重要活动图文并茂清晰地罗列了出来,这样的举动,让李楠感动不已。

  如果要做一次“中国最受欢迎室内设计师”评选的话,我想,李楠一定会高票入选。

  李楠:我觉得自己非常平庸,但幸运的是我有一个优势,即我有很强的同理心,是一个非常善解人意、很擅长做平衡的设计师。很多人认为设计师最重要的是才华,我以前也这样认为,后来积累了越来越多项目经验之后,我发现同理心对设计师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你需要不停地在各种两难之中做选择、去平衡。

  设计是服务性很强的工作,它提供的其实是知识服务。设计横跨艺术和科学两大阵营,然而设计师不等同于艺术家,设计师需要倾听委托方的声音,了解项目的背景、难点和痛点,以及委托方的目的,才能真正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比如造价和效果之间、甲方的喜好和设计师的喜好之间、时间精力和工作安排之间等等方面的矛盾,都需要你有一种强大的平衡能力。同理心就是一种感同身受,无论你面对的是一个公共类项目还是一个私人业主家庭,你都需要站在对方的视角去思考问题。

  李楠:我的典型的一天一般是这样的:早上八点半到九点起床,我习惯晚上工作,早上这段时间我会比较放松。我对早餐非常在意,所以我会吃一个非常好的早餐,哪怕出差要赶最早班飞机,我也会腾出好好吃早餐的时间。早餐后如果再有时间,我会锻炼身体,因为我有日常运动的习惯。中午,如果我妈妈在上海的话,我会陪她吃个午餐。然后下午和晚上,全部是我的工作时间,一直工作到上床睡觉为止。个别情况下,需要出差或者见客户汇报的,可能按照这个节奏调整到比较正常的时间。总体来说,我的工作时间不那么循规蹈矩,工作方式非常灵活多变。

  李楠:设计是需要解决问题的,很多的空间职能,不仅要满足人们的生活需求,还必须满足人的精神需求。空间是一个既存放人的身体,也存放灵魂的地方。比如说酒店,一星级酒店达到安全标准就可以了,二星级酒店还要保证卫生,三星级酒店要考虑舒适层面,四星就应该有点奢侈了,而五星级酒店应该有点超越需求的功能,其实就是要愉悦人的精神。所以五星级酒店的标准,已经不完全停留在让你觉得舒适、安全、衣食无忧的层面,还应该考虑酒店有没有承载当地的文化,让你在入住期间,除了得到身体上的满足,精神上是否也能得到满足。所以我觉得空间不仅仅是一个身体的容器,同时也是一个精神收纳的场所。

  这是一对海归夫妻的住所,买进的时候是二手房,房屋结构不合理,104平的空间有三分之一常年空置,且毫无“家”的气息。改造后,设计师将原本的三房两厅两卫户型依照人口结构度身定制成为一房两厅两卫,朝北的空间被重新归纳成为“家庭社交中心”,集餐厅,书房,茶室,客房,健身,瑜伽,琴房,儿童房于一身,其他空间也被更为合理地利用。“空间是定制的,风格也是定制的,不为空间所累,也不为风格而风格,一切只为他们走遍千山万水,住尽最顶级的奢华酒店,回来的那一句:真的还是自己家最舒服…”

  李楠:从来没有想过会成为一名设计师。我小时候是学霸,从小到大一直都是重点小学、重点初中、重点高中,是一路奔着比较循规蹈矩的路线去的,但是机缘巧合之下,我去读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环境艺术设计专业,所以学设计对我来说是个“意外”,后来才知道这是我人生中“最美丽的意外”。我的家庭环境和艺术、设计没有任何关系,是误打误撞上了设计这条“贼船”,但是撞得很开心,内心非常欣喜,不是一开始就欣喜,而是做了一段时间之后才觉得自己很幸运,竟然有幸当年阴差阳错地有了这样一个切入设计这个行业的机会。

  李楠:大学毕业后我到上海工作,去了一家大型装饰工程公司,当时第一个独立操作的项目是张江软件园的展厅,1200个平方。这个项目对我来讲最大的挑战不是设计本身,而是打破所谓“女设计师”的魔咒。当时我是公司里唯一一个女性设计师,做设计的女性本来就不多,公共类项目就更少,所以这个项目令我记忆犹新。

  那会儿正好是三伏天大中午跑工地,工地上都是做土建的工人,我穿着裙子,戴着安全帽,一边肩膀背着包,一边胳膊夹着图纸,要穿过一排工棚。靠墙有一排水龙头,那时工地也都还没有装空调,中午的时候工人就穿着大短裤在那儿洗澡冲凉,一盆一盆的水从头浇到脚,短裤就紧紧贴在身上。我必须从这条路走过去,象接受检阅一样。当我经过时,那些工人吹着口哨,嘴里说着我不敢听的话,大太阳下,我脑袋里嗡嗡响,浑身是汗,也不知是热的还是吓的。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公司同事带我去的时候,还有点挑衅看热闹的心态,他们一群项目经理大老爷们觉得一个女孩子做什么设计,还非要假模假样的跑工地。他们的事情几句话就说完了,但是我的图纸交底还要很久。他们问我:我们要走了,你走不走?我心想,如果我不走,那就羊入虎口了,很不安全;但是我要走了的话,就真的被他们说中了,我不配做这个职业。我咬咬牙说“我不走,交完底再走”,后来他们就真的先走了。

  当时浦东张江软件园是不通车的,一片荒地,等我交完底之后天都黑了,也叫不到车,我就走路,每隔15分钟给女朋友打个电话,响三声挂掉,表明我是安全的。如果超过20分钟我没打,说明出事了,让她立刻报警。周围没人心里害怕,对面过来个人心里更加害怕。最后在极度恐慌的状态下走了三个半小时才搭到回家的公交车。但是自从那次事件以后,我觉得自己变得更强大了,真正从一个学设计的学生变成一个设计师,总算没辜负这个职业。直到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温度、空气、感受、光线,以及那种恐慌的心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那次经历也给我增添了一双翅膀,让我有了勇气和信念,觉得自己是一个称职的设计师。当然,后来“称职”的标准随着我的成长也在不断提高。

  从事婚纱设计的女主人,家里有着自己的工作室,能够接待客户,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与孩子。整栋居所将工作和生活的空间有机结合,是一个自由职业者理想型的住所,也让女主人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摒弃传统繁复的欧式风格,本案的空间整体简洁大气,细节处精致优雅的欧式线条,丰富了空间的层次和深度。在高雅的白色、金色、灰色大环境基础上融入稍许低饱和度的粉色和蓝色,打造出一个浪漫的梦境。

  新浪家居:在经历了并不愉快的开始之后,您是如何保持自己对于设计的激情的?

  李楠:不是我在保持激情,而是这种激情在为我保驾护航,让我能够一直在设计这条路上走下去。其实设计师并不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职业,能够一直坚持走下去的原因,一定是因为喜欢。我没刻意的保持激情,它一直就在那里。对我来讲,设计师这个职业给了我一个非常名正言顺的理由去感悟多元的人生,体验不同的活法、不同的生活方式。比如你做餐厅,就仿佛开了个餐厅;做医院的时候,就要深入了解医生、病人的特点,就像跟这个行业谈了一次恋爱,我太喜欢这种体验了。

  第二点很重要的是,设计师有一种很特别的成就感,从无到有地创造一个空间,这个空间不是虚无的,它切切实实的存在,大到一个会展中心、机场,小到一个家,你的思考和想法,会直接影响到千千万万的人。你在图纸上多画一根线,多一个台阶,人们就必须上一步或者下一步,他们可能因此受益,有可能因此跌倒,所以设计师都能感受到这个职业的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如果人们因为我的设计而受益,那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

  新浪家居:随着时间、市场或者家庭的变化,您有担心过这种激情会慢慢退却吗?

  李楠:一点都不担心。其实我特别不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吵着要退休,甚至认为人生巅峰就是40岁退休。其他行业我不了解不好评判。但我特别不理解为什么设计师也想退休。40开外,那是一个设计师最好的时候,人生阅历和工作经历的积累都厚积薄发。我能想到的人生最好的状态,就是等我到八、九十岁,身体还算康健,精力还算充沛的情况下,每年还能做一两个项目,每天思考一些方案,画画图,带一两个聪明有悟性的小徒弟去完成项目,造福于人——这是我能想象到的人生最圆满的一种状态。

  新浪家居:作为《梦想改造家》的明星设计师,您用设计帮很多家庭实现了梦想之家。从您的经验来看,家居设计的核心是什么?您如何理解“舒适家居”这样一个概念?

  李楠:舒适是家居设计中最基本的一点,就像健康之于人类的关系一样。我认为舒适家居不仅是体现在生理层面,也包括精神层面的。拿衣服来举例,衣服的功能是保暖遮体,此外在视觉层面带给人的精神享受也是很重要的,给穿衣人带来的社会定位和身份属性同样不可忽视。

  这是一家拥有20年历史的私营地产企业,设计灵感来源于“木石之盟”。设计师在设计过程及不断的思考中,将木、石作为无形的感知,藉由理性思维去认知和把握,让万物运动变化的规律贯穿整个空间,与绵延千年的中国文化相结合,并与当代社会进行有机融合,令宾客进入空间便被自然山石的情境所吸引,俗世喧嚣的心随即安定下来。全案以“寄情山水”的方式贯穿不同功能分区,在万象归一的中国哲学内核的引领下,形成人文气韵流动的办公体验,以设计传达着朴素的东方空间观。

  《中国设计师图鉴》是由新浪家居策划出品、保利管道独家冠名的2018年度大型设计师访谈栏目,由国内外知名设计师在栏目中讲述其设计思想、设计语言,通过设计师的思想碰撞,浓缩设计到生活的过程,找寻舒适家居生活的真谛。

  保利管道希望通过《中国设计师图鉴》系列活动及访谈,与家装设计师们交流舒适家居理念。保利管道通过多年的发展,已经研发打造出了满足大部分用户的全新系列高端家装管路系统,包括同层排水系统、入墙式卫浴排水系统、管路移位系统、分路供水系统、热水循环系统、PPR给水系统等,保利管道期待让每一个用户拥有健康舒适环保的小环境。

      申博,申博sunbet,申博太阳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