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申博太阳城发艺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魅力无限 飘逸光鲜 只有你想不到的发型 没有不适合你的款式 美丽无需预期
大道无疆 公规万里
DATE: 2019-01-01

  蓝天白云,湖光山色。驱车行驶在云南大(理)丽(江)高速公路上,远处有巍峨雄壮的玉龙雪山相伴,道路两侧分布着白族、纳西族特色的村庄,眼前的一切如同油画般在车窗前徐徐展开。安全、舒适、养眼的沿路体验,是过往司乘人员品鉴大丽高速的最直观感受。

  这里,是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简称公规院)负责设计的大丽高速项目。在今年6月召开的第十五届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颁奖典礼上,大丽高速公路是本届詹天佑奖唯一一条获奖的国内高速公路,受到与会代表的高度评价。不仅是大丽高速,今年9月11日,由公规院主持设计的贵(阳)瓮(安)高速公路荣获2018年“菲迪克(FIDIC)特别优秀奖”,贵瓮高速也是公规院继苏通大桥、杭州湾大桥、西堠门大桥、嘉绍大桥之后第五个荣获FIDIC奖项的项目。

  从1954年成立至今60多年来,公规院共完成国内外各等级公路测设里程近2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测设里程近万公里。“面向新时代,公规院将在建设交通强国历史征程中,绘就更多品质公路,助推我国公路建设事业实现高质量发展。”公规院董事长兼总经理裴岷山告诉记者。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公路交通基础设施薄弱,统计显示,1978年我国公路通车总里程仅89万公里,公路密度每百平方公里9.27公里,公路交通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瓶颈”之一。

  为了加快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步伐,1990年,交通部提出我国公路水路建设长远规划“三主一支持”(公路主骨架、水运主通道、港站主枢纽和交通支持保障系统)的基本设想。其中,公路主骨架方面,1992年确定了总里程约3.5万公里的“五纵七横”国道主干线万公里。

  这让全国公路事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创造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公路建设热潮中,公规院扛起中央企业的责任与使命,接连实现了新中国公路史上的多个“首次”。

  为落实交通部提出的“三主一支持”战略构想,公规院受交通部委托,研究编制了我国首个路网规划——《关于国道主干线系统规划布局方案的报告》(即《“五纵七横”国道主干线系统规划》),拉开了我国公路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高速公路建设的序幕。随后,公规院协助交通部完成了“六五”“七五”“八五”等计划,代部审核了近300个国家重点项目。“在规划和政策研究方面,公规院作为咨询单位,为政府做了很多工作。特别是《‘五纵七横’国道主干线系统规划》研究工作,在当时对全国高速公路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裴岷山说。

  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高速公路的便捷和高效已成为普遍共识。作为行业的领头人,公规院先后参与建设了沈大高速、京津塘高速、济青高速等全国首批高速公路。

  1990年,被誉为“神州第一路”的沈大高速公路正式建成通车,这是该院道路事业发展的里程碑工程,开创了中国高速公路建设的新篇章。

  1993年,公规院参与测设的我国第一条经国务院批准并部分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建设的高速公路——京津塘高速公路正式建成通车,其采用的国际咨询工程师联合会(FIDIC,菲迪克)条款是首次在跨省市高速公路上实施。

  早在1984年,公规院就成立了我国首个中外合资工程咨询公司——华杰公司,他们为探索高等级公路技术体系和建设管理体系、率先引进先进的电算系统和菲迪克条款等国际先进技术和建设管理模式,按照国际标准开展了项目可行性研究论证工作,为随后京津塘高速公路的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与此同时,公规院积极总结经验,开展相关标准规范的制订,形成了我国第一代公路工程标准体系,推动了行业整体技术的进步。

  一项项“首次”,为公规院积淀了雄厚的实力。1998年,国家再次加快公路基础设施建设,公规院紧紧抓住这一契机,为中国公路交通特别是高速公路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同时也巩固了自己在中国路桥建设基建市场主力军和引领者地位。

  据统计,公规院在1998年至2008年参与测设高速公路1308公里;2008年至2017年参与测设高速公路8238公里。“形象地说,公规院近十年完成的高速公路勘察设计里程数接近于目前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排名第一的广东全省的里程数。”公规院副总经理、道路事业部总经理周育峰说。

  近十年道路业务的高速发展,不仅得益于公规院紧跟国家发展战略,还与公规院积极融入中国交建的“五商中交”战略、大力实施创新体制机制改革密不可分。

  2007年,中国国民经济保持平稳快速发展的态势,但与此同时,也呈现出结构性矛盾较突出、体制机制不健全的问题。

  为积极应对市场变化,进一步优化业务结构、扩大业务面,公规院主动进行体制机制改革。“当时在道路板块,成立了三个独立的道路业务部门,各部门开始努力拓宽市场领域。”周育峰说。

  同样在那一年,公规院开始进入贵州、云南高速公路市场,先后承担贵州贵阳至瓮安高速、贵州毕节至都格高速、云南大理至丽江高速、云南华坪至丽江高速等一批复杂且有影响力的项目。凭借多年积累的雄厚实力、对测设数据的精益求精,公规院在当地业主中赢得了广泛的赞誉。

  “十三五”期以来,为更好地服务业主,公规院加快属地化建设,使道路业务体系更加适应发展新常态。

  所谓属地化建设,就是在公规院道路业务市场成长性好的地区设立分支机构或者办事处,开展实体化经营,形成一个总部加多个基地(1+N)的集团式组织模式。

  2013年,公规院开始在全国各地纷纷设立分公司,将经营的触角不断延伸。2017年,是分公司实体化运营的第四年,各分公司已经在四川、海南、云南、西藏、宁夏等地拿下了多个重大项目,成为公规院牢固的前方阵地。

  在新的体制机制下,公规院的道路业务成为该院最重要的业务支撑。近年来,道路业务每年都有一批重大项目中标,占公规院总体新签合同额的50%以上,其中在广东、贵州、陕西、甘肃、福建、山东等市场区域成绩显著。

  “近十年间,公规院道路业务量从2008年的不足2亿元,到2017年完成新签合同额23.47亿元,为公司完成指标任务发挥了‘压舱石’作用。”裴岷山说。

  潜心设计,埋头钻研。在实施体制机制改革以来,公规院道路人跨江河谷地,穿崇山峻岭,绕繁华都市,越大漠孤烟,过雪山草地,承担了自建院以来80%以上的高速公路新建和改扩建项目,极大促进了公规院道路技术的发展,也为我国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作为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中基础设施建设的一项重要成就,京新高速公路就是公规院道路人在纯戈壁沙漠路段测设的典范。

  黄沙肆虐,朔风呼啸。2012年,公规院道路人先行踏入位于内蒙古阿拉善地区的沙漠戈壁。回想起当时的测设情景,公规院道路事业部副总经理兼道路三部总经理柳俊杰依然历历在目:“在那里,8级以上大风、沙尘暴是常见的天气,在测设过程中基本上是看着地表在流动,沙子在地上跑。”

  为防风固沙,他们收集了大量国内外典型的穿沙漠公路参考资料,了解了沿线低等级公路的损毁情况,同时积极开展防风治沙课题研究,在充分考虑其经济性、环保性、合理性后,对沙漠戈壁地区的线路走向提出了一套完整的设计思路。其设计成果得到项目业主的高度认可,并被列为范本在西部地区推广使用。

  除与肆虐的风沙搏斗之外,东北地区寒冷的天气,脆弱的生态环境,是公规院道路人面临的又一种挑战。

  时下,蓝天、白云、层林尽染,在鹤(岗)大(连)高速公路上行驶,“人在车上坐,车在画中游”是对该条高速公路沿线风景的完美诠释。

  然而,在这条路测设阶段可是另一番场景。“夏钻老林虫蛇伴,冬来膝雪行路难。”公规院道路事业部副总经理兼道路二部总经理高巨田用一句诗道出了当时测设环境的艰辛。

  作为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中的纵一线的重要路段,公规院道路人为鹤大高速公路注入了全新的理念。

  由于项目沿线生态环境十分敏感,他们全面贯彻绿色循环低碳建设理念,以节约资源、保护环境为指导原则,将抗冻耐久、生态环保、绿色公路低碳节能等一项项示范技术应用到项目中,全力打造绿色循环低碳公路。

  同时,该项目也被交通运输部确立为“资源节约循环利用科技示范工程”和“绿色循环低碳公路主题性项目”,成为我国公路交通建设领域首个季冻区新建公路“双示范”工程。

  除了新建高速公路的测设,公规院道路人又把目光投向高速公路改扩建领域。我国老一批高速公路因设计标准低、超期服役等原因,已无法适应目前大交通量的需求,项目改扩建成了当务之急。

  近年来,公规院每年至少承担一个高速公路改扩建项目,在精准测量、路基搭接、互通立交拼接、线性拟合等关键技术上屡屡取得突破,完成了山东济青高速、京藏高速石(嘴山)中(宁)段等一批有影响力的高速公路改扩建项目,在这一领域抓住了先机。

  “经过多年努力,目前公规院道路人可以从容应对高寒、高海拔、冻土、特殊复杂地形、地质、复杂城市群、改扩建等重点难点技术,逐步形成了平原区、山区、高海拔地区高速公路新建及改扩建勘察设计技术体系,使道路勘察设计能力可以适应各种建设条件,在公路领域实现了从各等级公路到改扩建项目的全方位发力。同时,在行业内的地位也逐步实现了由跟跑、并跑到局部领跑的提升。”周育峰告诉记者。

  统计显示,近20年来公规院道路业务荣获国家、省部级奖近70项,其中国家级奖12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15项、省部级优秀勘察设计奖40项。其中,有8项国家级奖、10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33项省部级优秀勘察设计奖是于近10年获得。

  近万公里复杂测设条件下的高速公路项目,为公规院培养和输出了一大批优秀的道路人才和近百名专业带头人、知名专家,其中教授级高级工程师50名、高级工程师139名。

  这也得益于公规院在工程建设实践中“实施一项工程、培养一支队伍”的原则,得益于新老技术力量间的“传帮带”,让公规院的创新精神得以传承。

  上世纪50年代,鲁世宗等一批老一辈工程师从雅安长途跋涉了一个月后到达拉萨,开始了川藏公路的修建。

  这段时期,他们每天都睡在帐篷里,每测量五六公里就得搬一次家。每天晚上,他们还要在帐篷里昏暗的油灯下整理数据,绘出图纸,一干就是半年多。

  也是从那时起,以鲁世宗为代表的老一辈工程师,开创了公规院“敢于担当、甘于奉献、勇于创新、善于合作”的企业精神,指引着后人前进的方向。

  2016年10月,公规院道路事业三部由昊带领一支80后团队勇敢地踏入了被人们称之为“生命禁区”的阿尔金山。

  纵坡连绵,险象环生,平均海拔3500米,零下30摄氏度的气温,就连喝水都要等到中午化冰,在这种环境下,他们顶着压力,开展各种艰难测设工作。当最后顺利递交所有设计和施工图时,其效率和质量连业主都为之惊叹。

  老一辈专家身上的敬业、专注的工匠精神令人钦佩,同时也在公规院薪火相传。进入新时代,公规院不断引进新的人才,优化人才结构,一批批高学历人才加入公规院这个大家庭,不断将工匠精神发扬光大。

  “刚来的新人,公规院都会给他们指派师父,让徒弟跟着师父‘干中学’‘学中干’。”公规院道路事业部副总经理兼道路一部总经理林国涛告诉记者,“这样不仅有助于快速提升他们的业务水平,也可以让他们近距离感受师父们身上的工匠精神。”

  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大学地质工程专业的博士生李腾飞和他的师父——公规院道路事业一部总工程师、路基专业负责人孙增奎就是结对师徒之一。孙增奎说:“李腾飞是岩土专业出身,有着扎实的理论基础,我带他就是要提升他的实践经验。”

  “公规院的道路测设项目多,有时要同时身兼两到三个项目,刚熬过一个项目设计交图的冲刺节点,又要参加另一个项目的采石场,砂场的调查。刚来的那段时间,虽然很累,但是感觉自己成长了很多。”李腾飞告诉记者。

  像李腾飞这样的年轻工程师们公规院还有很多,他们通过三四年时间参与大量项目的测设,能迅速成长为道路各专业的骨干。

  据周育峰介绍,目前公规院道路板块人才在年龄分布上较合理,人才队伍的中坚力量年龄主要集中在30至45岁之间。近期,公司还将继续加大中青年骨干的引进和培养力度,为公司注入新鲜血液,保持活力。

  “未来在道路板块,公规院将强化生产经营管理,提升勘察设计、咨询技术水平,扩大品牌影响力,将公规院的道路团队打造成为技术领先、国内一流的公路勘察设计队伍。”裴岷山说。

  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坚持践行非同寻常。60多年来,公规院道路业务始终凯歌高奏,在祖国大地上奏响了纵与横、通与畅的壮美乐章,一张张设计蓝图已化作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的路网,让神州大地畅行无阻!

  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公规院将为助推中国公路勘察设计行业的高质量发展而努力奋斗!

      申博,申博sunbet,申博太阳城
 网站地图